異地雪-参

忘記了所有事嗎?

忘了自己是警察,

忘了對他來說很重要的真選組,

忘了............我是敵人的事?

也忘了對那男人的感情嗎?


我知道得很清楚,在那次祭典之後,沒多久我獨自來到江戶,那天我看到那白色捲毛和一個穿黑色素和服的人在糾纏,與其說糾纏,不如說是調戲,而且對象是休班的鬼之副長。

白捲毛因為以前攘夷時,失去太多,明白到再多的絆,也只會絆伴隨失去,自己亦無能為力,可是那個人還是會讓人想靠過去,那兩個小鬼,桂,阪本等,身邊一大票的人都想要靠近他,而不是他主動和別人扯上關係。只有真選組那個鬼之副長不同,並不是他自己和白捲毛拉上關聯,而是銀時他想要他待在自己身邊,想要保護他,這種感情顯而易見。再說土方又不是傻瓜,他自己大概也意識到,他也不是真心討厭白捲毛吧?看他們相處說知道,當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周遭的人不易介入。

之前紅櫻那件事,他就算被似藏斬傷,也不要求任何真選組的援助,一來是為了不讓桂被真選組抓住,二來大概是念在我們曾經是伙伴,但最住要的原因是因為,他不想土方介入,他知道那個人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的抓住我們,他知道所以不讓他看到我。小心翼翼的護著他,不讓他受傷。這種感情還真幼稚。

不過我也不過如此,怎樣也沒所謂,反正所有人也沒有好結果。

所有人出生就是為了死亡,沒什麼可以討價還價的地方。

對我最重的要已經不在,所以世界趕快毀掉吧。





高杉甩甩頭,捏一捏有點發酸的脖子。土方來到昤一真是睡自己的床,自己則走到萬齊的房把萬齊趕走,睡他的房,不知道是因為他的鬼異品味,被很多一本本的同人誌影響睡眠素質,還是自己很會認凜的關係,弄得自己沒睡過一個好覺,而已有點落枕頭的感覺。
真討厭.......

「高杉大人!」

「嗯?是摩多子哦?怎麼了?」有時,真的覺得女人的麻煩........

「高杉大人,剛才我去送餐給那個鬼之副長時,他的手並沒有綁著呀......便奇怪是他沒有逃走,還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這是那裡之類的問題,好奇怪哦!」摩多子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他失憶了。」要不然他一醒來,便想一刀斬死我吧?

「哎?所以高杉大人才會這麼照顧他,愽取他的信任,要他為我們辦事,再利用他來毀滅真選組,讓他們鬼打鬼哦?!高杉大人你真厲害!」一副崇拜的樣子。

「我有很照顧他嗎?」不否認摩多子的推斷,可是我明明不太會照顧人的說。

「對呀,高杉大人你一向都不喜歡別人打擾你的,應該說,你不喜歡別人介入你的空間。」一臉認真

「哦。」



那為什麼,我會容那個鬼之副長介入呢?真的是因為要利用他嗎?利用一個人有需要我用這麼多的精神和時間,甚至讓他介入我的空間嗎?到底為了什麼?

--------------------------------------

到底為了人什麼?為了什麼呢?
我都考試咯...我還在填坑?
fuxk!
先打下
零壹貳參肆伍陸柒捌玖拾廿
[PR]
by darkdarkqoo | 2007-04-30 19:54 | 小說


<< 異地雪-肆 異地雪-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