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 LAST.

AT LAST.

***************************

伊東鴨太郎,這生最大的敵人大概就是土方十四郎了。

那個人對於自己的了解,已經超乎了自己對自己的認知,雖然不想承認,可是的確是事實。如果我比近藤更早認識他,那人大概會支持自己吧?不過算了,反正世界上沒有如果,這樣的事沒可能會發生,他是敵人,如果比如西洋棋的棋子,那人是「皇后」吧?其他人都是雜卒,近藤也是。所以那人沒什麼特別,只是阻礙性比較強的一個敵人而已,僅止於此。

這次再回到真選組的總部,我聯合了春雨那群人,用來獲取真選組,我並不甘於於近藤之下,也別說土方。世界是有能者居知的,所以近藤兄,無論你有多少吸引有材之士的特質也好,只有這程度是不夠的,只有這樣是得不到世界的,所以,我得去取替你。先要的事,大概是取去土方,只要他一不在真選組只是一盆散沙而已,要對付他們容易至極。

前方傳來打鬥聲,機於自身是真選組成員,不得不去看一看,因為街上的耳目不少,先躲到一角看看情況再出手,先瞄到的是一群攘挗對著一個黑西服的人,大概是真選組的吧?被人圍攻了嗎?正好,如果救了他又可以更易令他們墜入陷坑,本想出手的時候,那個擬似真選組的人出聲了,嘖,搞什麼,原來是土方,跟本用不著我出手嘛,算了,待在這裡觀戰也不錯,可是接下來聽到的都把的嚇傻了,這是土方嗎?那種彆扭的人會說出這種話嗎?

原來你也不過如此

接下來如我如所料,土方開始出差錯。我救了他後,在回去之前調查一下,那傢伙果然出了問題,煉刀店的老闆說,他手上的刀是妖刀,吞噬靈魂的刀,一旦被吞噬就回不來,很好這個時機來得合時,已經沒人可以阻礙我,因為連沖田也投向我這邊,一切因素齊全,明明該高興的,可是我笑不出來,那個人會消失,那個唯一了解我的人。

那我要他消失前好好記著我,我要你連靈魂上也有我的烙印,我不容許你忘了我。

我已經沒法回頭了。

那一夜,我把他綁在我的床頭,那個人露了不屬於他的軟弱神情,增加了我施侵的快感,他只是一味哭泣求饒,那是我想要的,但亦不是。我想要的哭泣求饒是自那個倔強的男人而不是這傢伙,這樣強暴了他後我才發覺那個人真的不在了,即使這個人有他的樣貌,可是已經不是他了,不是我想要的那個男人。

那很好,因為我已經不需要殺死你了,因為你已經不在。

可是我意料不到,那個邋遢的男人可以找回你,在他找回你的時候我已經輸了,不是鬼兵組背叛的關係,我輸了給我自己因為當時我沒親手殺死你,所以是自找的。我一早就輸了給你,所以請殺了我,然後記著我,我會在那裡你的。
[PR]
by darkdarkqoo | 2008-05-21 08:11 | 小說


異地雪-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