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 LAST.

AT LAST.

***************************

伊東鴨太郎,這生最大的敵人大概就是土方十四郎了。

那個人對於自己的了解,已經超乎了自己對自己的認知,雖然不想承認,可是的確是事實。如果我比近藤更早認識他,那人大概會支持自己吧?不過算了,反正世界上沒有如果,這樣的事沒可能會發生,他是敵人,如果比如西洋棋的棋子,那人是「皇后」吧?其他人都是雜卒,近藤也是。所以那人沒什麼特別,只是阻礙性比較強的一個敵人而已,僅止於此。

這次再回到真選組的總部,我聯合了春雨那群人,用來獲取真選組,我並不甘於於近藤之下,也別說土方。世界是有能者居知的,所以近藤兄,無論你有多少吸引有材之士的特質也好,只有這程度是不夠的,只有這樣是得不到世界的,所以,我得去取替你。先要的事,大概是取去土方,只要他一不在真選組只是一盆散沙而已,要對付他們容易至極。

前方傳來打鬥聲,機於自身是真選組成員,不得不去看一看,因為街上的耳目不少,先躲到一角看看情況再出手,先瞄到的是一群攘挗對著一個黑西服的人,大概是真選組的吧?被人圍攻了嗎?正好,如果救了他又可以更易令他們墜入陷坑,本想出手的時候,那個擬似真選組的人出聲了,嘖,搞什麼,原來是土方,跟本用不著我出手嘛,算了,待在這裡觀戰也不錯,可是接下來聽到的都把的嚇傻了,這是土方嗎?那種彆扭的人會說出這種話嗎?

原來你也不過如此

接下來如我如所料,土方開始出差錯。我救了他後,在回去之前調查一下,那傢伙果然出了問題,煉刀店的老闆說,他手上的刀是妖刀,吞噬靈魂的刀,一旦被吞噬就回不來,很好這個時機來得合時,已經沒人可以阻礙我,因為連沖田也投向我這邊,一切因素齊全,明明該高興的,可是我笑不出來,那個人會消失,那個唯一了解我的人。

那我要他消失前好好記著我,我要你連靈魂上也有我的烙印,我不容許你忘了我。

我已經沒法回頭了。

那一夜,我把他綁在我的床頭,那個人露了不屬於他的軟弱神情,增加了我施侵的快感,他只是一味哭泣求饒,那是我想要的,但亦不是。我想要的哭泣求饒是自那個倔強的男人而不是這傢伙,這樣強暴了他後我才發覺那個人真的不在了,即使這個人有他的樣貌,可是已經不是他了,不是我想要的那個男人。

那很好,因為我已經不需要殺死你了,因為你已經不在。

可是我意料不到,那個邋遢的男人可以找回你,在他找回你的時候我已經輸了,不是鬼兵組背叛的關係,我輸了給我自己因為當時我沒親手殺死你,所以是自找的。我一早就輸了給你,所以請殺了我,然後記著我,我會在那裡你的。
[PR]
# by darkdarkqoo | 2008-05-21 08:11 | 小說

異地雪-肆

是不是好好我利用他,我就會知道我幹這麼多事是為了什麼嗎?


總之先了解他現在所知道的事,其餘的就交給萬齊調查吧?反正他也在江戶


再次進入那間自己熟悉非常有著淡淡煙絲味的房間,不過現在多了種討人厭的消毒藥水味道和那個人的氣息。看到那個人在床中痛苦地捲曲身子,汗水沾濕了腮旁的黑髮,黑髮黏在臉上,眉頭緊皺,臉也因急速的吐息而染上一沬霞紅。自己的體溫長期也很低,手心的有點涼,低溫的手覆上去土方的額頭,好燙。大概是因為麻藥散了,傷口疼痛感一下子襲來,所以發燒吧?「摩多子,拿一下冰水和濕毛巾過來吧,這傢伙在發燒。」平板的聲音,可是撫上他的臉頰上的手無意識收緊。聽到高杉的聲音,摩多子馬上回應「知道了,高杉大人。」噠-噠-噠-噠,不一會兒,摩多子拿了冰枕,熱水,毛巾,跟一個藥箱,跌跌盪盪的跑進來。「我想他的繃帶也濕了,是時候替換吧?高杉大人,先借過一下哦。」沾濕了毛巾,捏乾水走到土方旁邊,正想解開那條已鬆掉的和服帶,高杉接過了毛巾「不用了,我來好了,你先退下。」摩多子有點驚訝「嗯?!但是.......是的,高杉大人。」因為她所知道的高杉大人是非常討厭藥水的氣味,但現在居然只為了這個雜卒!!!不過只要是高杉所想她都會照做,因為他就是她的一切,即使知道自己只是高杉手中的其中一枚棋子,只要對他有價值,她都很樂意,忍了忍,咬咬牙便關了門退下。

看著他臉上王正常的緋紅,高杉皺起了眉頭,替土方印了印額上的汗,那傢伙還真的傷得不輕,不過這種疼痛不是一早就習慣了嗎?為什麼就好不起來?


土方十四郎


我得要確認一下


為什麼


這傢伙會踏入我世界……


發起漣漪


在我還沒察覺的時候,已經…….


擾亂了我


原先在土方身上那件過大的素黑和服,也因為他的汗水而緊黏在他身上,把他纖瘦的線條也表露無唯,原本這件黑和服是買給萬齋的,但他都沒穿,只是維持即那沒品味的打扮,但這件穿在土方顯得很寬鬆,身上的繃帶都被滲出來的血水染紅,是因為發燒的關係,挪動身體弄到傷口裂開嗎?把染血的繃帶解下來,看了看傷口,還好沒化膿,要不然他又得發多場燒了。趕緊替他處理好傷口,便不用對著那種煩人的氣味,好像在提醒我那段攘挗的日子,提醒我過去有多天真。拿了件繡著金色萬茱沙華的黑色絲質和服給他穿上。看到他眼皮動了動,大概是意識回復了點,冰涼的手心再次覆上土方的額頭,碰到土方時,他低呻了一聲,身體隨之而來抖了一下。高杉扯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笑,這算是警戒,還是身體真的不適到這地步?土方十四郎,我對你愈來愈有興趣了。

換了個比較舒適的位置,躺在土方身旁,赫然發現,自己的床果然比較舒適,自己果然很會認床的說。然後抱著那個人的腰,便沉入黑夜中。
[PR]
# by darkdarkqoo | 2008-02-29 07:20 | 小說

異地雪-参

忘記了所有事嗎?

忘了自己是警察,

忘了對他來說很重要的真選組,

忘了............我是敵人的事?

也忘了對那男人的感情嗎?


我知道得很清楚,在那次祭典之後,沒多久我獨自來到江戶,那天我看到那白色捲毛和一個穿黑色素和服的人在糾纏,與其說糾纏,不如說是調戲,而且對象是休班的鬼之副長。

白捲毛因為以前攘夷時,失去太多,明白到再多的絆,也只會絆伴隨失去,自己亦無能為力,可是那個人還是會讓人想靠過去,那兩個小鬼,桂,阪本等,身邊一大票的人都想要靠近他,而不是他主動和別人扯上關係。只有真選組那個鬼之副長不同,並不是他自己和白捲毛拉上關聯,而是銀時他想要他待在自己身邊,想要保護他,這種感情顯而易見。再說土方又不是傻瓜,他自己大概也意識到,他也不是真心討厭白捲毛吧?看他們相處說知道,當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周遭的人不易介入。

之前紅櫻那件事,他就算被似藏斬傷,也不要求任何真選組的援助,一來是為了不讓桂被真選組抓住,二來大概是念在我們曾經是伙伴,但最住要的原因是因為,他不想土方介入,他知道那個人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的抓住我們,他知道所以不讓他看到我。小心翼翼的護著他,不讓他受傷。這種感情還真幼稚。

不過我也不過如此,怎樣也沒所謂,反正所有人也沒有好結果。

所有人出生就是為了死亡,沒什麼可以討價還價的地方。

對我最重的要已經不在,所以世界趕快毀掉吧。





高杉甩甩頭,捏一捏有點發酸的脖子。土方來到昤一真是睡自己的床,自己則走到萬齊的房把萬齊趕走,睡他的房,不知道是因為他的鬼異品味,被很多一本本的同人誌影響睡眠素質,還是自己很會認凜的關係,弄得自己沒睡過一個好覺,而已有點落枕頭的感覺。
真討厭.......

「高杉大人!」

「嗯?是摩多子哦?怎麼了?」有時,真的覺得女人的麻煩........

「高杉大人,剛才我去送餐給那個鬼之副長時,他的手並沒有綁著呀......便奇怪是他沒有逃走,還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這是那裡之類的問題,好奇怪哦!」摩多子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他失憶了。」要不然他一醒來,便想一刀斬死我吧?

「哎?所以高杉大人才會這麼照顧他,愽取他的信任,要他為我們辦事,再利用他來毀滅真選組,讓他們鬼打鬼哦?!高杉大人你真厲害!」一副崇拜的樣子。

「我有很照顧他嗎?」不否認摩多子的推斷,可是我明明不太會照顧人的說。

「對呀,高杉大人你一向都不喜歡別人打擾你的,應該說,你不喜歡別人介入你的空間。」一臉認真

「哦。」



那為什麼,我會容那個鬼之副長介入呢?真的是因為要利用他嗎?利用一個人有需要我用這麼多的精神和時間,甚至讓他介入我的空間嗎?到底為了什麼?

--------------------------------------

到底為了人什麼?為了什麼呢?
我都考試咯...我還在填坑?
fuxk!
先打下
零壹貳參肆伍陸柒捌玖拾廿
[PR]
# by darkdarkqoo | 2007-04-30 19:54 | 小說

異地雪-貮

打開衣服,身上有多處的傷口,有的帶有碎片。白晢的膚色把血映得更鮮紅。
看著醫生小心翼翼的把碎片拿出,清毒,再包紮。

沒說過一句話的高杉靠在門邊
為什麼,為什麼呢?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敵人帶回來呢?把他掉到那裡根本沒人會發現,沒人發現這樣就會少了個阻礙,就可以快些把世界毀滅....這裡沒重陽老師,沒有重要的他,世界已經沒價值了....所以乾脆消失好了......可是為什麼呢?明明知道,明明知道他是敵人,可是卻把人帶回來,還把醫生叫來替他療傷....太奇怪了吧?不,不我只不過想利用他來威脅真選組,沒錯,我只是想快點達到我的理想而已.......
根本沒什麼可煩惱.......
目光一下子,銳利起來,盯著土方

三日後

這傢伙身上的說非常嚴重也不是,可是為什麼不醒來?已經把他的手綁起來,要是醒來想逃也不行呀....不會就這樣死掉吧?
手撫上土方白晢的臉頰,皮膚很光滑,甚至比摩多子的還好,睫毛很長,這種臉應該很受女人歡迎吧?摸著摸著,看到眼皮微動一下,把手放開。

尉藍的瞳孔直勾勾的看著高杉,高杉也盯著土方,眼神對上。直至土方開口
「你......是誰?」有點荒亂的藍色眼眸。
「嗯.....?」不會不認得我吧?我可是頭號危險人物哦。
「為什麼要綁著我....?我...做了什麼嗎?」皺起眉頭,眼神中帶著不解。
「你...什麼都不記得?」撞壞了頭哦?
「我只記得我叫土方十四郎。」直視著高杉。
不說話,把綁著土方的繩子解開。解開手上禁錮後,一挪動身子,身上隨即傳來火燒的痛楚,土方看到自己身上的繃帶,再看看高杉,彷彿明白了什麼。
「是你....救了我嗎?」有點尷尬。
「嗯。」嗯,的確是我救了你。
「哎....嗯....那個....謝謝你....」哦,答個謝要這麼彆扭嗎?
高杉再次沈默起來,火熱的視線令土方覺得會被盯出個洞來。
「那個.....到達發生了什麼事?」只好開口打破這奇怪的氣氛。
「你先休息一下,等你好了點才告訴你吧。」
「嗯..?你到底是...」
頭也不回,向房門走去,打開門,步出,
「我叫高杉,高杉晉助。」關上門。

---------------------------------
=3=dee.....土方超弱氣
[PR]
# by darkdarkqoo | 2007-04-10 15:59 | 小說

銀魂高土-異地雪-壹

如果我可以早點認識你就好了。

----------------

我的名字是高杉晉助。

我曾經是攘夷,現在只是個危險分子。

至少真選組的人是這樣想.....

-------------------------------

夜幕低垂,在上一次銀時跟猩猩決鬥的河邊,黑色身影愋愋坐下,咬著煙熗。那個人是高杉。

又回到江户,這個地方依舊平靜得讓人討厭,令人作嘔。本來以為銀時已經沒什麼殺傷力,可是那傢伙還留有一手。又多了個障礙嗎?跟桂一樣難纏.....還有那傢伙....最近萬齊在準備人手,好像很久沒這樣清閑了,幹嘛沒什麼祭典的說。

當高杉在喃喃自語,獨自抱怨的時,河邊的蘆葦微動一下,仿佛被什麼絆著,由於高杉實在太無聊了,所以他一邊走過去,一邊想著是不是有什麼屍體之類的給人棄置在那裡,不看還好,那真的躺著一個人,黑色的浴衣殘破不堪,由浴衣的缺口看到那人身上都是傷,半身泡在水裡,破爛的衣服緊貼著身體,露出好看的線條,臉背向著他。
哎呀?真的是屍體哦?扳開那人一看,不看白不看,定眼一看,那不就是真選組的副長麼?死了麼?怎麼看也像受了很重傷呀....給別人阻擊了麼?

「嗯...」只餘下一口氣的人,受不了高杉粗魯的動作,痛苦的呻吟了一聲,不過還是沒張開眼。
還有一口氣麼?在這裡給他最後一擊?還是帶回去再算?
看了看那些血淋淋的傷口,再看看土方的臉,柔軟的黑色直髮黏在臉上,額角上沾著血水,眉頭難受的皺起來,臉紅紅的,大概在發燒吧?

嗯....還是帶回去再說吧....

一把將土方抱起來,唉?比想像中輕,明明比我高一點,怎會這麼輕?這傢俱平時到底在吃什麼?

高杉用公主色抱法由河邊直接抱回去,一直在等高杉回來的摩多子看到他用公主抱抱著一個人回來時,那個生氣但又不好在高杉面前發作的表情在看到高杉懷中那人時凝結起來。
「高杉大人?!為什麼要帶這傢伙回來?他明明就是真選組的副長!他只會阻礙我們而已!讓我殺了他!」明明是在妒嫉高杉用公主抱著的不是她,阻礙她和高杉發展(?),而想殺了土方的犘多子竟然可以把話說得這麼有理。
「叫醫生來,替他療傷,其他事容後再說。」沒有回應犘多子,自顧自的抱著土方走進卧室。

-------------------------------------

我幹嘛在開一個坑給我自己踩呀?(變態呀你?)
拉亞那個還沒完呀!!!
本來以為只有很少字,原來有880個呀=3=
比我平常作文還多呀=3=
而且我只想打短篇,我不想連載....orz
[PR]
# by darkdarkqoo | 2007-03-09 17:59 | 小說

轉日記好嗎?

現在看到這個日記就令人傷心....
想不到小p居然放唔到係到!!!!!
oh!shit!
這是什麼的一回事!
整到我想轉天空....
咩話!這我花心!
=3=咁係呀嘛...
好ge野自然多人用....
唉....
我都唔想嫁.....
[PR]
# by darkdarkqoo | 2006-01-11 19:32 | 日記

=u=呵呵...

呀哈哈哈....考試啦....
好溫書啦....
=u=||||
我都好似無溫過野咁...
你話大唔大鑊呀...||
e0021782_13335132.jpg

死啦!大鑊啦!
萌上銀時呀!點算呀!
鬼叫佢撩鼻屎撩得咁型傑咩!
正衰人!做咩咁型仔喎!
[PR]
# by darkdarkqoo | 2005-12-30 13:36 | 日記

我說你說我

你說我無用白痴低能...
我說你沒眼光...
你要我用你的價值觀去看這個世界...這也太扯了吧?
我又不是你的玩偶,是否要我到死的那一天你才收手?
你看看你的手一早就掐住我的脖子?
[PR]
# by darkdarkqoo | 2005-11-24 23:47 | 日記

[轉貼]動漫用語大辭典

KUSO:大體而言就是惡搞
口古月:港漫用語語助詞,一般輸入法無此字,類似用法還有 口桀,口合 等

推倒:大部分男人都想做的行為,說白一點就是強X

撲倒:比”推倒”意思更清楚

翻過來,繼續:上述行為若對男性使用,所要進行的下個步驟,BL團適用

蘿莉:16歲以下的"可愛"小女孩,源於”LOLITA”一書

正太:16歲以下的"可愛"小男孩,源於”鐵人28號”中的金田正太郎

歐巴:30歲以上的女性

兄貴:全身肌肉的強壯男子

姐貴:全身肌肉的大姐姐

巨乳:大胸部

大姐姐:16~30歲的女性 〈又稱御姐〉

控:對上述的人種有愛好的人,如蘿莉控

BL:BOYS LOVE的縮寫,意指男性間的戀情

GL:GIRLS LOVE的縮寫,意指女性間的戀情

未夠班:不夠資格

逆天:做出一些違反常理的事

強者:做出逆天行為的人

XD:要橫著看它,是種漫畫式誇張笑臉,另一種說法是 X滴

先行者:中國研發的二足步行機器人,因老共的自大(!?)而淪為日本的惡搞物,
還有無恥(!?)的必殺技-中華大加農

└附圖: http://www.hinden5.com/senkousha/banner3.jpg

顏文字:即表情符號,常見的有^_^或@_@

怒羅(銅鑼)衛門:"小叮噹"的日文直譯

開刀:拿各版主來惡搞

解剖:對某人的解析

小白:白目

小黑:黑名單

浸小黑:被登記進黑名單

小強:蟑螂,也可稱做有不死之身的人

食神:堪稱一大千古佳作!大部份KUSO的句型都出自其中

少林足球:跟食神一樣,大部份KUSO的句型都出自其中

回鍋:重新PO的文章

謎之聲:隱藏人格!?有時候會換成版眾ID或路人

泡菜:韓國人的稱呼

廢柴:沒用的人

北斗神拳:很常被拿來惡搞的名作

仆:音ㄆㄨ,即"倒"

仆街:倒在大街上,祖仁恭版大的得意技

鐵拳無敵孫中山: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們的 國父變成蓋世武功強者,其他還有像天魔共殘毛澤東,穿林北腿蔣中正等等

折凳:七武器之首,被譽為史上最強的兵器

王道:指最為正確或常出現的人事物, 通常只是個人偏執的認定

萌え:指對某物熱烈喜好

甘い:太甜了,中文意思就是太天真了

怨念:對某人事物的執念,據說有怨念就能成為NT

孟穫孟穫:就是”不知道”的意思

天鷹戰士:大陸”福音戰士”的翻譯,老共的惡搞(!?)產物

魔人:某方面功力深厚的人,通常會隱藏在各版中,比如說轉貼魔人,灌水魔人等

潛水:指暫時不會到某站發表主題或留言的行為

浮上:潛水完後當然就是浮上囉

H:取日文”變態(HENTAI)”羅馬拼音的字首,通常指18禁的東西,如:H漫,H-CG 等等
模擬大辭典Ver. 2.0

ロリ (Loli、羅莉亦同):【名詞、形容詞】;意指「幼女」,其生理年齡約為 12 歲以下之少女,後因各人見解不同,現只指作外貌像小孩的女孩,其明確之定義為「依據個人觀點而認知的小妹妹」。

Lolita(洛莉塔):【名詞】;A seductive adolescent girl. 一個魅力沒法擋的未成年少女,也就是羅莉的來源,原為一本小說之書名。

正太:【名詞、形容詞】;和Loli屬相反性別同義詞,也就是指生理年齡約為12歲以下之少年,同樣因各人見解之不同,現只指作外貌像小孩的男孩,其明確之定義為「依據個人觀點而認知的小弟弟」。

メイド (Maid):【名詞】; 女僕、女傭。

最高:【形容詞、副詞】;最棒、最好之意。

大好き:【形容詞】;最喜歡。

素敵:【形容詞、副詞】;有稱讚「好棒、完美」之意,同意於「素晴」。

殘念:【形容詞、副詞、感嘆詞】;可惜的。

苦手:【形容詞】;對某件事感到困擾、棘手。

怨念:【名詞、形容詞】;某人對某件事感到怨恨而形成的一股強大的靈念,或用來表示對某件事物的狂熱。

惡趣味:【名詞】;怪癖、與眾不同的特殊喜好,通常此類特殊喜歡往往帶有一些較負面的東西。

KUSO(くそ):【名詞、動詞、形容詞、副詞、感嘆詞、助詞】;名詞做為糞解釋;動詞則解為惡搞;形容詞及副詞解釋為事物或動作很惡搞、很爆笑;也可用來大聲念出此字以紓發自己的情感,是為感嘆詞之解釋,其帶有「惡搞」或「媽的」之意;此外KUSO也可以用做句首或句末助詞。

流星:【名詞】;意指略帶一點點情色意味或有些微露點成份的CG圖。

黑暗鍋:【名詞】;前管員某U氏所研發的特殊料理,其美味度不明,謎般的黑暗料理。

XD:【助詞】;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就是 X的,另外轉九十度看可作為表情符號之用。

敗家:【動詞、形容詞】;指花錢買很多的精品(好物)的動作,另解為一次花費很多錢去買東西或解為購物。

芬達:【名詞】;為譯名,原名為Fanta,為一碳酸飲料之品牌,在台灣由太古可口可樂公司所代理,但也是thunder譯名,現作為模擬中神聖系的最強武器,在香港的模擬芬達團支部中也用作黑暗飲料的主要材料,有化學成分。

黑暗飲料:【名詞】;一次模擬芬達團支部的旅程中煉製出來,味道不明。

停屍間:【名詞】;聊天室的別名,意指聊天室沒有說話的時候。

港漫用語:【名詞】;由於文化上的差異,說話的口氣、言詞有所不同,因感到新奇而拿來被使用,久而久之成為常態。

口胡:【助詞、感嘆詞】;此為港漫用語,常用來表示心情,可同於XD,為擴大效果可用「口古月」。

口桀:【助詞、感嘆詞】;此為港漫用語,常用來指壞人的笑聲,特別是指奸笑。

轟殺:【動詞】;此為港漫用語,用來指要殺掉某人的動作。

廢材:【名詞】;此為港漫用語,指無用之人,或者是廢物,通「廢柴」、「膿包」。

破天:【動詞】;此為港漫用語,就是「打破天」,不爽時可使用此詞。

逆天:【動詞、助詞、感嘆詞】;此為港漫用語,指要逆著天道而行,或憤怒時所使用之句首助詞。

未夠班:【形容詞】;此為港漫用語,意同於北京話之「不夠格」,或是指力量還不夠。

收聲:【動詞】;此為港漫用語,意指閉嘴,通「收嗲啦」。

控:【名詞】;指極度喜歡某東西之人,喜歡的東西冠在「控」字之前,例:羅莉控。

口癖:【名詞】;指在習慣性的在每一句話的最後加上去的句末助詞,
例:「喵~」、「です~」、「がお ~」、「うくん~」等。

萌え:【形容詞、副詞】;指看到令人覺得的極度可愛之人、事、物的形容詞。

熱血:【名詞、形容詞】;能讓攻擊力上升2倍的能力,原出自機戰系列,後引申為激昂的心情。

魂 :【名詞】;能讓攻擊力上升3倍的能力,原出自機戰系列,另一解為指帶有榮耀,奮戰不懈的職業精神。

愛:【名詞】;能讓HP回覆的能力,原出自機戰系列。

大鑊:【動詞、形容詞、感嘆詞】;意指糟糕了,例:下星期就要期考了,書都未看,這下子大鑊了。

大人買い:【動詞】;是汎指利用大人(或長輩)的財力、信用卡等手段,將某項收集品進行大量收購及佔據的行為,因而造成市場價格的混亂、崩壞,是種新形態的經濟犯罪行為。以前通常是具有相當財力的大人,因為怨念而造成的行為模式,但近年來學生的所得(零用錢及打工)也逐漸的增加,大人買い也有犯罪低年齡化的趨勢。通「長輩買」、「長輩威能」(參考資料:かってに改藏)

体溫治療:【名詞】,某女僕長發明的治療法,據說能治百病,但有聞該女僕長使用此式前皆被轟飛。

癌細胞:【名詞】;謎樣的藍色有角生物,真名為unyuu,有多個變種,出沒於各大「任意」,是為某隻怪獸最討厭之物。

外道:【名詞】;特擁有過度豐滿胸部的女性,另解為有違常理(或者是太合常理)的事物。

病狀惡化促進劑:【名詞】;某怪獸生病吃的藥物,功用就如名字所說一樣。

甘い人:【名詞】;中文稱作甜人!意思是新人!某"X"o物非常熱愛的稱號。

甘い:【助詞、感嘆詞】;日文發音為“AMAI”,在很多動漫畫也有登場的字句!意即「太天真了!!」或「太甜了!」(指食物),而在模擬裹統稱為「太甜了!!!」。

推倒:【動詞】;即是把某人推倒在地上(或床上)的意思,例:羅莉、某遊戲女角。

孟獲:【動詞】;為南蠻語,表「不知道」之意。

仆桌:【動詞】;此為高等顏文字技巧,須將仆街技及翻桌技練的十分成熟,而且等級還須滿20才可使用。
╭□○=
╯┬────┬


仆街:【名詞、動詞、形容詞、助詞】;其實「仆街」的原意是「路倒屍」,是早期的黑道術語,在加入幫會儀式中發毒誓時用的。不過其後香港政府禁止黑社會公開進行活動,造成儀式漸漸從簡,再加上一般市民失去接觸黑社會的途徑,困此「仆街」這兩個字也就沒有以前那樣敏感了。名詞時解作「混蛋」、「可惡的人」,以「個」、「條」、「班」做為其單位量詞,其中以「條」最具汙辱性。動詞時解作「仆倒在街上」或「絆倒」,形容詞時則解作「可惡」、「奸詐」,亦可解作「不得了」、「糟糕了」,意同於「大鑊」,助詞時通常用來形容「打」,以加強「打」的程度,也可用來加強其動詞的動作強度。又可以「PK」代換


===


BL名詞講座綋

‧1 BL
boy's love的簡稱,就是男生與男生之間的戀愛
‧2 同人女
喜歡bl喜歡到沒它就會缺氧而死的女性,通稱同人女
‧3 腐女子
意思同上,為日本名詞
‧4 H
性愛的意思,和英文的SEX與make love同義
‧5 激H
激H=指H度很高,性愛的描述比起一般的H還要來得激烈火辣
‧6 攻
h時插入性器官的那一方,也就是男同志中通稱的一號,從日本那傳過來,現為bl界的專用名詞
‧7 受
h時是被插入的那一方,也就是男同志中通稱的0號,從日本那傳過來,現為bl界的專用名詞
‧8 BL game
以美男子為主人公,與圍繞在他周圍的數位男性角色共同進行的戀愛遊戲,專門為了喜愛bl的女性們所設計的電腦遊戲,通常以文字進行、以特定的選擇來決定結局好壞的AVG為多,僅有少數屬於角色扮演
‧9 18禁
未滿18歲不得觀賞
‧10 同人
意指二次創作,也就是將有名作家的原作中之角色與劇情改寫,編出屬於自己的故事(註:同人創作並不限定於BL,一般向也可)
‧11 年下攻
攻的年紀小於受,就叫年下攻
‧12 年上攻
與上述相反,攻的年紀大於受,就叫年上攻
‧13 女王受
受的個性就像女王一樣高傲且充滿優勢,不得不讓人臣服於其魅力之下,使得攻老是被吃得死死的
‧14 下克上
下屬為攻,上司為受,也就是地位較低的是攻,地位較高的是受,金絲雀皇帝一書即是下克上的典型
‧15 立場倒換
意指攻受立場倒換,本該是插入的攻方到後來逆轉而變成了被插入的受
‧16 總受
在文中不管跟誰配,這個角色永遠都是被插入的受方
‧17 總攻
與上述相反,無論是和誰h,這個角色永遠都是插入的攻方
‧18 鬼畜
在日文中的意思是殘酷無情,就像魔鬼畜生一樣,也就是攻殘忍地傷害受方的身體或是給予精神方面的虐待,例如踹他打他到流血都可算是鬼畜小說
‧19 SM
性虐待遊戲,在H時給予苦痛而帶來的快樂,S指的是虐待狂,M指的是被虐狂
‧20 緊縛
H時將受的身體用繩子綁起來,使其不能亂動
‧21 女體化
在原著中本是男性的角色,將之改編成女孩子來做同人創作
‧22 正太
指的是小男生
‧23 王道
簡單的說就是主流的意思
‧24 強氣攻
個性非常強勢的攻
‧25 強氣受
與上述相反,個性很強悍的受
‧26 健氣受
個性十分活潑、健康、開朗類型的受辣
‧27 耽美
將文或圖用詞句或畫筆描繪得極為美麗,到達了唯美的境界,就叫耽美
以下用一段句子來做說明
普通寫法:他喝著冰涼的脾酒,卻不小心從大開的嘴裡流了些酒出來,他連忙伸出舌頭舔了舔
耽美寫法:他喝著冰涼的澄色液體,卻不小心從他半張的薄唇間溢出幾絲殘汁,他微吐出紅舌意猶未盡地舔著
註:耽美並不只適用於bl,一般向也可,是幾世紀前唯美主義的通稱,但到了現在從日本傳到台灣之後大家似乎都將它當成了bl的代稱了,其實在日本JUNE才是BL的代稱,和漢字的耽美完全不同
‧28 蘿莉
指的是小女孩
‧29 兄貴
大哥的意思,對年紀比自己大的男人之尊稱
‧30 御姐
大姐的意思,對年紀比自己大的女人之尊稱
‧31 天然受
受的個性少了根筋,過度頓感的意思
‧32 誘受
主動誘惑攻來和自己H的受
‧33 同人誌
由作者自己出錢所出的書,而非經由出版社出版,通常透過自己的網站供讀者訂購,出貨量與銷售量都較商業出版社來得小得多
‧34 商業誌
與上述相反,由出版社所出的書或雜誌,通稱商業誌
‧35 YAOI
整篇BL小說以H描述為主,沒什麼劇情,就叫做YAOI
‧36 J禁
禁止傑尼斯事務所相關的人員閱讀
‧37 激H
小說或漫畫中有斷手斷腳,切斷身體的描寫就稱為獵奇
[PR]
# by darkdarkqoo | 2005-10-26 11:50 | 無聊野?

稀薄...

如果存在感稀薄也算是件好事...
一直都悄悄地消失,明明是自己咎由自取....
卻在後悔...好可笑...什麼都不做卻希望有人了解...
也許是時候放棄這種天真的想法...悄悄地消失...
我呀...真的好卑鄙哩......
e0021782_2326742.jpg

流克是人的時候好美形....
如果可以變得不令人討厭就好...
攸令人討厭的事是我自己,可是...我在後悔?
為什麼?我在期求什麼?等待什麼?
到事情變得無法補救時,那麼我...又會怎樣....
人呀...只是一種自私自利的生物...不會為人著想....
在別人傷害自己前先傷害別人..
呿...我走了...誰會覺得可惜...?
[PR]
# by darkdarkqoo | 2005-10-05 23:35 | 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