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小說( 6 )

AT LAST.

AT LAST.

***************************

伊東鴨太郎,這生最大的敵人大概就是土方十四郎了。

那個人對於自己的了解,已經超乎了自己對自己的認知,雖然不想承認,可是的確是事實。如果我比近藤更早認識他,那人大概會支持自己吧?不過算了,反正世界上沒有如果,這樣的事沒可能會發生,他是敵人,如果比如西洋棋的棋子,那人是「皇后」吧?其他人都是雜卒,近藤也是。所以那人沒什麼特別,只是阻礙性比較強的一個敵人而已,僅止於此。

這次再回到真選組的總部,我聯合了春雨那群人,用來獲取真選組,我並不甘於於近藤之下,也別說土方。世界是有能者居知的,所以近藤兄,無論你有多少吸引有材之士的特質也好,只有這程度是不夠的,只有這樣是得不到世界的,所以,我得去取替你。先要的事,大概是取去土方,只要他一不在真選組只是一盆散沙而已,要對付他們容易至極。

前方傳來打鬥聲,機於自身是真選組成員,不得不去看一看,因為街上的耳目不少,先躲到一角看看情況再出手,先瞄到的是一群攘挗對著一個黑西服的人,大概是真選組的吧?被人圍攻了嗎?正好,如果救了他又可以更易令他們墜入陷坑,本想出手的時候,那個擬似真選組的人出聲了,嘖,搞什麼,原來是土方,跟本用不著我出手嘛,算了,待在這裡觀戰也不錯,可是接下來聽到的都把的嚇傻了,這是土方嗎?那種彆扭的人會說出這種話嗎?

原來你也不過如此

接下來如我如所料,土方開始出差錯。我救了他後,在回去之前調查一下,那傢伙果然出了問題,煉刀店的老闆說,他手上的刀是妖刀,吞噬靈魂的刀,一旦被吞噬就回不來,很好這個時機來得合時,已經沒人可以阻礙我,因為連沖田也投向我這邊,一切因素齊全,明明該高興的,可是我笑不出來,那個人會消失,那個唯一了解我的人。

那我要他消失前好好記著我,我要你連靈魂上也有我的烙印,我不容許你忘了我。

我已經沒法回頭了。

那一夜,我把他綁在我的床頭,那個人露了不屬於他的軟弱神情,增加了我施侵的快感,他只是一味哭泣求饒,那是我想要的,但亦不是。我想要的哭泣求饒是自那個倔強的男人而不是這傢伙,這樣強暴了他後我才發覺那個人真的不在了,即使這個人有他的樣貌,可是已經不是他了,不是我想要的那個男人。

那很好,因為我已經不需要殺死你了,因為你已經不在。

可是我意料不到,那個邋遢的男人可以找回你,在他找回你的時候我已經輸了,不是鬼兵組背叛的關係,我輸了給我自己因為當時我沒親手殺死你,所以是自找的。我一早就輸了給你,所以請殺了我,然後記著我,我會在那裡你的。
[PR]
by darkdarkqoo | 2008-05-21 08:11 | 小說

異地雪-肆

是不是好好我利用他,我就會知道我幹這麼多事是為了什麼嗎?


總之先了解他現在所知道的事,其餘的就交給萬齊調查吧?反正他也在江戶


再次進入那間自己熟悉非常有著淡淡煙絲味的房間,不過現在多了種討人厭的消毒藥水味道和那個人的氣息。看到那個人在床中痛苦地捲曲身子,汗水沾濕了腮旁的黑髮,黑髮黏在臉上,眉頭緊皺,臉也因急速的吐息而染上一沬霞紅。自己的體溫長期也很低,手心的有點涼,低溫的手覆上去土方的額頭,好燙。大概是因為麻藥散了,傷口疼痛感一下子襲來,所以發燒吧?「摩多子,拿一下冰水和濕毛巾過來吧,這傢伙在發燒。」平板的聲音,可是撫上他的臉頰上的手無意識收緊。聽到高杉的聲音,摩多子馬上回應「知道了,高杉大人。」噠-噠-噠-噠,不一會兒,摩多子拿了冰枕,熱水,毛巾,跟一個藥箱,跌跌盪盪的跑進來。「我想他的繃帶也濕了,是時候替換吧?高杉大人,先借過一下哦。」沾濕了毛巾,捏乾水走到土方旁邊,正想解開那條已鬆掉的和服帶,高杉接過了毛巾「不用了,我來好了,你先退下。」摩多子有點驚訝「嗯?!但是.......是的,高杉大人。」因為她所知道的高杉大人是非常討厭藥水的氣味,但現在居然只為了這個雜卒!!!不過只要是高杉所想她都會照做,因為他就是她的一切,即使知道自己只是高杉手中的其中一枚棋子,只要對他有價值,她都很樂意,忍了忍,咬咬牙便關了門退下。

看著他臉上王正常的緋紅,高杉皺起了眉頭,替土方印了印額上的汗,那傢伙還真的傷得不輕,不過這種疼痛不是一早就習慣了嗎?為什麼就好不起來?


土方十四郎


我得要確認一下


為什麼


這傢伙會踏入我世界……


發起漣漪


在我還沒察覺的時候,已經…….


擾亂了我


原先在土方身上那件過大的素黑和服,也因為他的汗水而緊黏在他身上,把他纖瘦的線條也表露無唯,原本這件黑和服是買給萬齋的,但他都沒穿,只是維持即那沒品味的打扮,但這件穿在土方顯得很寬鬆,身上的繃帶都被滲出來的血水染紅,是因為發燒的關係,挪動身體弄到傷口裂開嗎?把染血的繃帶解下來,看了看傷口,還好沒化膿,要不然他又得發多場燒了。趕緊替他處理好傷口,便不用對著那種煩人的氣味,好像在提醒我那段攘挗的日子,提醒我過去有多天真。拿了件繡著金色萬茱沙華的黑色絲質和服給他穿上。看到他眼皮動了動,大概是意識回復了點,冰涼的手心再次覆上土方的額頭,碰到土方時,他低呻了一聲,身體隨之而來抖了一下。高杉扯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笑,這算是警戒,還是身體真的不適到這地步?土方十四郎,我對你愈來愈有興趣了。

換了個比較舒適的位置,躺在土方身旁,赫然發現,自己的床果然比較舒適,自己果然很會認床的說。然後抱著那個人的腰,便沉入黑夜中。
[PR]
by darkdarkqoo | 2008-02-29 07:20 | 小說

異地雪-参

忘記了所有事嗎?

忘了自己是警察,

忘了對他來說很重要的真選組,

忘了............我是敵人的事?

也忘了對那男人的感情嗎?


我知道得很清楚,在那次祭典之後,沒多久我獨自來到江戶,那天我看到那白色捲毛和一個穿黑色素和服的人在糾纏,與其說糾纏,不如說是調戲,而且對象是休班的鬼之副長。

白捲毛因為以前攘夷時,失去太多,明白到再多的絆,也只會絆伴隨失去,自己亦無能為力,可是那個人還是會讓人想靠過去,那兩個小鬼,桂,阪本等,身邊一大票的人都想要靠近他,而不是他主動和別人扯上關係。只有真選組那個鬼之副長不同,並不是他自己和白捲毛拉上關聯,而是銀時他想要他待在自己身邊,想要保護他,這種感情顯而易見。再說土方又不是傻瓜,他自己大概也意識到,他也不是真心討厭白捲毛吧?看他們相處說知道,當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周遭的人不易介入。

之前紅櫻那件事,他就算被似藏斬傷,也不要求任何真選組的援助,一來是為了不讓桂被真選組抓住,二來大概是念在我們曾經是伙伴,但最住要的原因是因為,他不想土方介入,他知道那個人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的抓住我們,他知道所以不讓他看到我。小心翼翼的護著他,不讓他受傷。這種感情還真幼稚。

不過我也不過如此,怎樣也沒所謂,反正所有人也沒有好結果。

所有人出生就是為了死亡,沒什麼可以討價還價的地方。

對我最重的要已經不在,所以世界趕快毀掉吧。





高杉甩甩頭,捏一捏有點發酸的脖子。土方來到昤一真是睡自己的床,自己則走到萬齊的房把萬齊趕走,睡他的房,不知道是因為他的鬼異品味,被很多一本本的同人誌影響睡眠素質,還是自己很會認凜的關係,弄得自己沒睡過一個好覺,而已有點落枕頭的感覺。
真討厭.......

「高杉大人!」

「嗯?是摩多子哦?怎麼了?」有時,真的覺得女人的麻煩........

「高杉大人,剛才我去送餐給那個鬼之副長時,他的手並沒有綁著呀......便奇怪是他沒有逃走,還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這是那裡之類的問題,好奇怪哦!」摩多子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他失憶了。」要不然他一醒來,便想一刀斬死我吧?

「哎?所以高杉大人才會這麼照顧他,愽取他的信任,要他為我們辦事,再利用他來毀滅真選組,讓他們鬼打鬼哦?!高杉大人你真厲害!」一副崇拜的樣子。

「我有很照顧他嗎?」不否認摩多子的推斷,可是我明明不太會照顧人的說。

「對呀,高杉大人你一向都不喜歡別人打擾你的,應該說,你不喜歡別人介入你的空間。」一臉認真

「哦。」



那為什麼,我會容那個鬼之副長介入呢?真的是因為要利用他嗎?利用一個人有需要我用這麼多的精神和時間,甚至讓他介入我的空間嗎?到底為了什麼?

--------------------------------------

到底為了人什麼?為了什麼呢?
我都考試咯...我還在填坑?
fuxk!
先打下
零壹貳參肆伍陸柒捌玖拾廿
[PR]
by darkdarkqoo | 2007-04-30 19:54 | 小說

異地雪-貮

打開衣服,身上有多處的傷口,有的帶有碎片。白晢的膚色把血映得更鮮紅。
看著醫生小心翼翼的把碎片拿出,清毒,再包紮。

沒說過一句話的高杉靠在門邊
為什麼,為什麼呢?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敵人帶回來呢?把他掉到那裡根本沒人會發現,沒人發現這樣就會少了個阻礙,就可以快些把世界毀滅....這裡沒重陽老師,沒有重要的他,世界已經沒價值了....所以乾脆消失好了......可是為什麼呢?明明知道,明明知道他是敵人,可是卻把人帶回來,還把醫生叫來替他療傷....太奇怪了吧?不,不我只不過想利用他來威脅真選組,沒錯,我只是想快點達到我的理想而已.......
根本沒什麼可煩惱.......
目光一下子,銳利起來,盯著土方

三日後

這傢伙身上的說非常嚴重也不是,可是為什麼不醒來?已經把他的手綁起來,要是醒來想逃也不行呀....不會就這樣死掉吧?
手撫上土方白晢的臉頰,皮膚很光滑,甚至比摩多子的還好,睫毛很長,這種臉應該很受女人歡迎吧?摸著摸著,看到眼皮微動一下,把手放開。

尉藍的瞳孔直勾勾的看著高杉,高杉也盯著土方,眼神對上。直至土方開口
「你......是誰?」有點荒亂的藍色眼眸。
「嗯.....?」不會不認得我吧?我可是頭號危險人物哦。
「為什麼要綁著我....?我...做了什麼嗎?」皺起眉頭,眼神中帶著不解。
「你...什麼都不記得?」撞壞了頭哦?
「我只記得我叫土方十四郎。」直視著高杉。
不說話,把綁著土方的繩子解開。解開手上禁錮後,一挪動身子,身上隨即傳來火燒的痛楚,土方看到自己身上的繃帶,再看看高杉,彷彿明白了什麼。
「是你....救了我嗎?」有點尷尬。
「嗯。」嗯,的確是我救了你。
「哎....嗯....那個....謝謝你....」哦,答個謝要這麼彆扭嗎?
高杉再次沈默起來,火熱的視線令土方覺得會被盯出個洞來。
「那個.....到達發生了什麼事?」只好開口打破這奇怪的氣氛。
「你先休息一下,等你好了點才告訴你吧。」
「嗯..?你到底是...」
頭也不回,向房門走去,打開門,步出,
「我叫高杉,高杉晉助。」關上門。

---------------------------------
=3=dee.....土方超弱氣
[PR]
by darkdarkqoo | 2007-04-10 15:59 | 小說

銀魂高土-異地雪-壹

如果我可以早點認識你就好了。

----------------

我的名字是高杉晉助。

我曾經是攘夷,現在只是個危險分子。

至少真選組的人是這樣想.....

-------------------------------

夜幕低垂,在上一次銀時跟猩猩決鬥的河邊,黑色身影愋愋坐下,咬著煙熗。那個人是高杉。

又回到江户,這個地方依舊平靜得讓人討厭,令人作嘔。本來以為銀時已經沒什麼殺傷力,可是那傢伙還留有一手。又多了個障礙嗎?跟桂一樣難纏.....還有那傢伙....最近萬齊在準備人手,好像很久沒這樣清閑了,幹嘛沒什麼祭典的說。

當高杉在喃喃自語,獨自抱怨的時,河邊的蘆葦微動一下,仿佛被什麼絆著,由於高杉實在太無聊了,所以他一邊走過去,一邊想著是不是有什麼屍體之類的給人棄置在那裡,不看還好,那真的躺著一個人,黑色的浴衣殘破不堪,由浴衣的缺口看到那人身上都是傷,半身泡在水裡,破爛的衣服緊貼著身體,露出好看的線條,臉背向著他。
哎呀?真的是屍體哦?扳開那人一看,不看白不看,定眼一看,那不就是真選組的副長麼?死了麼?怎麼看也像受了很重傷呀....給別人阻擊了麼?

「嗯...」只餘下一口氣的人,受不了高杉粗魯的動作,痛苦的呻吟了一聲,不過還是沒張開眼。
還有一口氣麼?在這裡給他最後一擊?還是帶回去再算?
看了看那些血淋淋的傷口,再看看土方的臉,柔軟的黑色直髮黏在臉上,額角上沾著血水,眉頭難受的皺起來,臉紅紅的,大概在發燒吧?

嗯....還是帶回去再說吧....

一把將土方抱起來,唉?比想像中輕,明明比我高一點,怎會這麼輕?這傢俱平時到底在吃什麼?

高杉用公主色抱法由河邊直接抱回去,一直在等高杉回來的摩多子看到他用公主抱抱著一個人回來時,那個生氣但又不好在高杉面前發作的表情在看到高杉懷中那人時凝結起來。
「高杉大人?!為什麼要帶這傢伙回來?他明明就是真選組的副長!他只會阻礙我們而已!讓我殺了他!」明明是在妒嫉高杉用公主抱著的不是她,阻礙她和高杉發展(?),而想殺了土方的犘多子竟然可以把話說得這麼有理。
「叫醫生來,替他療傷,其他事容後再說。」沒有回應犘多子,自顧自的抱著土方走進卧室。

-------------------------------------

我幹嘛在開一個坑給我自己踩呀?(變態呀你?)
拉亞那個還沒完呀!!!
本來以為只有很少字,原來有880個呀=3=
比我平常作文還多呀=3=
而且我只想打短篇,我不想連載....orz
[PR]
by darkdarkqoo | 2007-03-09 17:59 | 小說

最近係到諗一個好黑的story...

dgm的說~關係大約係咁ge...拉比>神田>亞連>拉比

好x亂的說~=u=希望寫鬼到啦....不過得都唔會寫得好好嫁啦....

會係好x怪的那一種吧...=3=

---------------------------------------
青鳥1-始章-齒輪之轉動

好喜歡你....................不知是由哪時開始..........................

「吶.........你有看過一隻藍色的小鳥嗎?亞連」馬拿輕抱著亞連幼小的身軀在耳邊問道。

「沒有哦~那是很漂亮的嗎?很珍貴的嗎?」亞連直視著馬拿的眼睛。

「嗯!只有小數人見過牠,真至現在也沒有人能清楚的見過牠~」馬拿輕笑的回答著。

「真的嗎?!我也想看看啦~為什麼沒有人能看清楚牠?」亞連以可愛的聲問道。

「那.是.祕.密.啦~」「?!為什麼吶?!」吵吵鬧鬧的結束了這對話。

------------------------------------

因為青鳥是幸福也是愛........人是不可能看得清楚......因為明明一直在你的身旁...........

把幸福想得太必然就會看不見,當失去了幸福後才看清楚,幸福從身邊溜走...........

一旦失去幸福便會對幸福的定義有所動搖,幸福失去了型態又哪可能看得清青鳥的模樣呢?

亞連,只有你我是希望你看得見.................................................我愛你。

------------------------------------

「馬拿?!.......停呀,別將馬拿.......逃呀!爸爸!」用盡身體內所有氣力的叫喊。

『亞連.........我愛你........將我毀滅.......』這是成了惡魔骨幹的馬拿最後一句話。

「馬拿!!!!!!!」那句話是亞連清醒著的最後一句話。

------------------------------------

之後一醒來第一眼見到就是師匠了............................
------------------------------------

青鳥2-第二章-詛咒

我知道的...............我知道馬拿是.........很討厭我的........................

馬拿很討厭我...................所以對我下了詛咒.....................左眼的咒......................

自始看得見..............惡魔的內臟............也就是在惡魔內的魂...................................

至少在我遇上師匠之前我是這樣想.......................
[PR]
by darkdarkqoo | 2005-08-06 14:24 |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