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 02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異地雪-肆

是不是好好我利用他,我就會知道我幹這麼多事是為了什麼嗎?


總之先了解他現在所知道的事,其餘的就交給萬齊調查吧?反正他也在江戶


再次進入那間自己熟悉非常有著淡淡煙絲味的房間,不過現在多了種討人厭的消毒藥水味道和那個人的氣息。看到那個人在床中痛苦地捲曲身子,汗水沾濕了腮旁的黑髮,黑髮黏在臉上,眉頭緊皺,臉也因急速的吐息而染上一沬霞紅。自己的體溫長期也很低,手心的有點涼,低溫的手覆上去土方的額頭,好燙。大概是因為麻藥散了,傷口疼痛感一下子襲來,所以發燒吧?「摩多子,拿一下冰水和濕毛巾過來吧,這傢伙在發燒。」平板的聲音,可是撫上他的臉頰上的手無意識收緊。聽到高杉的聲音,摩多子馬上回應「知道了,高杉大人。」噠-噠-噠-噠,不一會兒,摩多子拿了冰枕,熱水,毛巾,跟一個藥箱,跌跌盪盪的跑進來。「我想他的繃帶也濕了,是時候替換吧?高杉大人,先借過一下哦。」沾濕了毛巾,捏乾水走到土方旁邊,正想解開那條已鬆掉的和服帶,高杉接過了毛巾「不用了,我來好了,你先退下。」摩多子有點驚訝「嗯?!但是.......是的,高杉大人。」因為她所知道的高杉大人是非常討厭藥水的氣味,但現在居然只為了這個雜卒!!!不過只要是高杉所想她都會照做,因為他就是她的一切,即使知道自己只是高杉手中的其中一枚棋子,只要對他有價值,她都很樂意,忍了忍,咬咬牙便關了門退下。

看著他臉上王正常的緋紅,高杉皺起了眉頭,替土方印了印額上的汗,那傢伙還真的傷得不輕,不過這種疼痛不是一早就習慣了嗎?為什麼就好不起來?


土方十四郎


我得要確認一下


為什麼


這傢伙會踏入我世界……


發起漣漪


在我還沒察覺的時候,已經…….


擾亂了我


原先在土方身上那件過大的素黑和服,也因為他的汗水而緊黏在他身上,把他纖瘦的線條也表露無唯,原本這件黑和服是買給萬齋的,但他都沒穿,只是維持即那沒品味的打扮,但這件穿在土方顯得很寬鬆,身上的繃帶都被滲出來的血水染紅,是因為發燒的關係,挪動身體弄到傷口裂開嗎?把染血的繃帶解下來,看了看傷口,還好沒化膿,要不然他又得發多場燒了。趕緊替他處理好傷口,便不用對著那種煩人的氣味,好像在提醒我那段攘挗的日子,提醒我過去有多天真。拿了件繡著金色萬茱沙華的黑色絲質和服給他穿上。看到他眼皮動了動,大概是意識回復了點,冰涼的手心再次覆上土方的額頭,碰到土方時,他低呻了一聲,身體隨之而來抖了一下。高杉扯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笑,這算是警戒,還是身體真的不適到這地步?土方十四郎,我對你愈來愈有興趣了。

換了個比較舒適的位置,躺在土方身旁,赫然發現,自己的床果然比較舒適,自己果然很會認床的說。然後抱著那個人的腰,便沉入黑夜中。
[PR]
by darkdarkqoo | 2008-02-29 07:20 | 小說